月是故鄉明

來源:駐馬店 作者:駐鄭辦 發表日期:2019年10月24日

任國勝

  今年的中秋節,正是一個半陰天。推窗仰望天空,一陣涼爽的秋風吹來,輕輕撫摸著我的面頰。天空中幾朵浮云像河面上的波紋悠悠蕩蕩,月兒在云縫中忽隱忽現,偶爾露出一抹笑容。月是故鄉明,那傾灑著柔美銀輝的月色,好似母親溫柔的目光,它怎能不勾起我思鄉之情?觸景生情,總會在此時思念故鄉的山、故鄉的水、故鄉的土、故鄉的樹、故鄉的人……多少年來,無論我走到哪兒,那一輪月亮總牽著我的魂、系著我的心,周而復始的陰晴圓缺裝載著我對故鄉的一片思念。 
  從古至今,贊美月亮的詩句不絕于耳:“今夜月明人盡望,不知秋思落誰家?”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……”天上就一個月亮,為什么總是故鄉的月明呢?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直到我考上大學,走出家鄉,特別是參加工作之后,“家鄉”在潛移默化中變成了故鄉,我才慢慢地理解了“月是故鄉明”的真正含義。 
  月是故鄉明,更多的是表達身在異鄉的一種思念之情。天上的月亮照著你,照著我,照著地上所有的人,但由于遠隔千山萬水,由于思、由于念、由于愛,所以月亮在游子心目中就變得特別的明。 
  月光下,我坐在農家小院的青石板上,注視著煙囪中冒出的裊裊炊煙,呼吸著灶房里飄出的油香,傾聽著田野回巢的雞鴨鳴叫聲。不大一會兒,院子里的方桌上就擺上了熱氣騰騰的炒南瓜、炒絲瓜、炒豆角,當然,最吸引我的還是那盆新鮮的燉鯽魚。雖然院子里有桌子、有凳子,但我卻端著大碗跑到院外的十字路口——因為那里似乎就是一個聚餐會場,可以邊吃、邊聽、邊聊天。月光下,左鄰右舍三五成群聚在那棵老槐樹下敘起了家常,溫柔的月光隨著朗朗的談笑聲,不知不覺拂去了一天的辛勞和疲憊。 
  月光下,孩子們呼朋喚友地跑到村中心的大路旁,樂此不疲地玩著各種有趣的游戲:女孩子們丟手絹、扔沙包、跳房子、跳皮筋,男孩子們則更喜歡老鷹抓小雞、捉迷藏等游戲。月兒慢慢地高掛在天空中,我們踏著如水的月光,戀戀不舍地回到家中,酣然入睡。 
  月光下,村民們聚集在打谷場上,通宵達旦地收獲著豐收和喜悅。三夏到了,麥場里堆滿了帶穗的麥稈,老黃牛拉著石磙在不停地轉呀轉,直到麥粒完全脫離麥穗。翻麥場、挑麥秸、揚場,往往是忙到午夜時分,才能結束一天的農活。孩子們累了就在松軟的麥秸上倒頭便睡,睡在溫柔的月光里。秋天的月光纖塵不染,家家戶戶的院子里堆滿了黃燦燦的玉米棒子,全家人坐在庭院里或房頂上,聽著收音機,手中飛快地剝著玉米,嘴里嘮著家常,一會兒工夫,身后就多出一堆堆金子般的苞谷籽,在月光下散發著晶瑩飽滿的光澤。 
  月光下,白雪覆蓋的小村莊銀裝素裹、純凈美麗,如同童話中的城堡。我漫步在月光照耀下的雪地上,踏過的一行腳印顯得特別潔白。環顧路的兩旁,那一株株楊樹的樹干上、柳樹的枝條上和還沒有來得及飄落的枯葉上,壓滿了一層厚厚的雪白鵝絨,仿佛身著潔白貂絨盛裝的妙齡少女,亭亭玉立。我跋涉在雪夜的小路上,與冬的腳步同行,靜靜的夜晚,遠處的村莊偶爾會響起幾聲狗叫,好似透過城郊的窗戶飄過一曲《月光下的鳳尾竹》,讓人浮想聯翩。 
  城市的月光下,我悠閑地散步在廣場旁邊的小樹林里,溫潤的月光,透過依依垂柳、透過亭亭白楊、透過濃濃香樟、透過片片銀杏,在地面上寫意出各種斑駁的圖案。廣場的舞曲動聽、舞步悠揚,但我的心卻是隨著明月回到了故鄉,故鄉的明月肯定要比這里的更明、更近、更圓。 
  見月思鄉,已成為我生活中甜美的一頁。月是故鄉明,不知什么時候我還能重溫故鄉的一輪明月。

相關閱讀

彩走势图